[ultimate_heading alignment=”left”]加拿大留学生专访系列 – 留学生活也可以这样[/ultimate_heading]

写在前面:

余秋雨的《行者无疆》里有云:“更羡慕街边咖啡屋里的目光,只一闪,便觉得日月悠长、山河无恙。“小时候读此句时未免觉得大有夸张之嫌,今天的采访却让我感受到原来”微笑“也可以像”目光“那样,四目触及,会心明了。

Candice是今天专访的主角。她在加拿大的四年留学生活好似这咖啡馆里透过帆布窗帘不刺眼的柔和阳光——奔跑在她小麦色的面容里,不舍得离开。没想到眼前这个笑容盈盈的阳光女孩在几个礼拜前便刚跑完了自己的第一个半程马拉松,所以我们的对话就从跑步开始了。

马拉松跑道上的黄皮肤女孩

小编:你今天的装扮很是运动,满头大汗像是跑步到达这里。你一直都是一个跑步爱好者吗?

Candice:其实,我从小就好讨厌跑步,800米都跑不完。两年前有个5000米跑的慈善活动,我被朋友拉去跑,结果跑了最后一名,我记得当时是跟一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一起”走“完的。去年暑假,跟大部分人一样想让自己in shape(身材变好),我便开始了用这种最原始的办法(跑步)让自己减肥。我也没想到,坚持了几个月,遇到了好几个running partners (跑步的伴),也听到了很多他们跑步的故事。后来到了去年11月份,有个朋友就建议说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半程马拉松。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马拉松”三个字会跟自己联系起来,也是因为想尝试一下,所以就报了名,也开始了很“疯狂”的训练。从5公里到21.1公里,刚开始训练的时候真的很痛苦,很不舒服,有一个阶段真的好想好想放弃,但是度过了那种“生不如死”的阶段后,我慢慢得爱上了跑步的感觉,甚至离开它都不行了,其实这真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小编:马拉松那天你有没有觉得超级兴奋或者紧张?

Candice:当然有啦!跑半程马拉松的前一晚我几乎没怎么睡觉,满脑子尽想着第二天的赛事。一方面强迫自己赶紧休息,然后又不停自我暗示第二天可不要太逊,因为好多friends都会在现场为我加油。整个过程我还是挺住了。可能在开跑后我的眼中便是前方最近的参照物,每当自己超过(那个参照物),就又设立另一个目标,就这样跑完了全程。我大概没有太注重自己离周围的对手有几远,所以就跑得也累也畅快,同时欣赏每一路的风景。那天真的是好美,我们路过的小岛会有钢琴师弹琴为我们助兴,不禁让我想起了“海上钢琴师”。钢琴从左到右有88个琴键,一路奔跑疲乏时我听到鞋底摩擦地面的声响,伴着自己心跳的噗噗声,霎时间我有种前所未有的存在感。这样的,只有奔跑才会发出的律动也是一双弹钢琴的手,跳跃与休指尽都是自己谱写的。跑抵终点我没有留意自己的名次,因为这漫长过程(笑,我跑得优点慢~)像是流转在88个琴键的指尖,我可以听见自己。

 

小编:可以听见自己。我喜欢这样的感觉。那接下来你对于跑步是否又有更大的目标和期待呢?

Exactly (正是)! 我已经为今年10月份的全程马拉松报了名,希望那个是自己的下一个突破吧。马拉松是我人生中比较特别的一件事,刚开始觉得难得不可登天,但这个过程让我认识到了好多跑了世界各地的人,了解了不同的故事。我观察到没有太多年轻的华裔女子去做这个事,所以就想去突破一下,也希望能够带动身边的人一起去做这件事。

 

蒙城街头的卖花姑娘

小编:如果跑步之与你意味着目标的设立、执行、达成和超越。那在加拿大本科学习这四年有没有什么自己经历的事件让你记忆深刻呢?

Candice:去年暑假,我在当地的一所学校做暑期实习,所以难得放了三天小长假便跟好朋友一起去了Montreal(蒙特利尔)度假。当时从多伦多出发的时候,我就跟我朋友想,在Montreal干些啥好呢?因为好像已经完全厌倦了常规的旅行,后来经过了整晚的头脑风暴,我们设计了一个project(计划) —— door-to-door sales (挨户售卖)。

到了Montreal的第一天,我们把自己打扮得超级漂亮,然后去花店用很低的价钱说服老板买了一桶花,然后我们自己包装了之后就决定去挨家挨户卖。整个过程真的也非常“惊心动魄”,我跟朋友想了无数个对策,万一被别人觉得是骗子怎么办?万一什么也卖不出去怎么办?万一没人理怎么办?万一被骗怎么办?但是我们还是打破了心理的壳,硬着头皮去做了这件事。我们买完花后,就选了一片看上去还不错的住宅区,心想大概这里居住的人民素质还算高,所以就去尝试了敲第一家门。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开门的是个优雅的中年女人,她只会说法语,所以我就用法语简单地跟她交流了几句,说明了我们的来意,然后她把她的儿子和老公都喊了出来,买了我们三支花,而且还给了我们很多鼓励和祝福的话。我觉得这简直就是意外的惊喜,原来卖花也能碰到如此有意思的人呢!

小编:我很好奇你卖花的过程。你的挨户售卖一开始就很顺利吗?

整个卖花过程刚开始的时候,比较顺利,别人可能觉得比较新奇,就会买。但到了中午,可能很多人都会外出吃饭或者有睡午觉的习惯吧,就很少有人开门,有的开门后也对买花没什么兴趣。有几个瞬间,我超级觉得委屈,大老远的跑到这个鬼地方卖花,还卖不出去,这么折磨自己干嘛,好不容易有时间出来玩一玩!但我的朋友就说,你干嘛这么容易放弃,如果你做每一件事情都那么容易放弃的话,你还能干什么。后来我们又转移阵地,去了Old Port (老港),吃了个饭,然后就又想尽一切办法卖出了一点。最后的时候,我们剩下了几支花,所以我们决定送给我们想送的人。当我们看到亲密的小情侣、蹒跚的老者、步履匆匆却不忘向我们微笑的都市白领还有目光好奇的顽童,我们就去approach(与他们接触),然后每一个人都跟我们分享了他们大大小小的故事。天黑之前,我们终于”卖“出了所有的花,赚到了旅行的第一桶金!然后,我俩就奔向了Montreal那间最贵的buffet(自助餐厅),哈哈。整个卖花过程让我觉得,对,其实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你也可以经历高潮迭起的情绪,你要不断调整心态。

 

薰衣草田间的微笑

小编:在这里要恭喜你顺利得到多伦多金融街 (Bay St.) 的全职工作?在入职前的这个暑假你会怎样安排呢?

Candice:因为我今年本科毕业之后要去多伦多工作,所以最后一个暑假,就想干一点特别的事情。我人生从小学到大学,基本都是在学校和家人的保护下平稳度过的。如果再不去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我会觉得青春是遗憾的。无意间,我看到了我所在的城市的一个薰衣草园招聘暑期工,瞬间燃起了我的兴奋点,便投下了这份简历。我真的比较幸运,在那么多人中我居然通过了多轮的面试,得到了这个机会,而且我被告知,我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中国人拿到了这个暑期岗位。那一刻,我觉得我好自豪呢。我知道,在一个传统中国家长的眼里,我拿到这个暑期工作完全不能于一个Office job(办公室工作)相比,也许我是一个failure(失败的代名词)。但是我想说,我自认为精通了三种语言(英语、普通话、粤语)和中级法语的我一定会在几个月之后踩着高跟鞋出现在多伦多金融街上,所以我就是想在最后一个暑假踏踏实实得做一次“农民”。

后来开始上班了我才发现,我的“农民梦”居然会是那么的符合我的期待。每天学习着薰衣草的种植知识、每天给前来观赏薰衣草田的游客们用不同语言讲解着这片田间的故事,每天跟着有趣的同事们一起相互嬉笑打闹,我觉得我简直就是在诗境里生活着。

在此期间,我学习者养蜂、骑马、种薰衣草、制薰衣草精油和果酱等等。我觉得,人生真的不要设限。而且最有趣的是,好多游客还挺喜欢我,不少人给我留下了联系方式,希望跟我做朋友,我觉得我的世界突然大了好多。闻着花香,沐浴着阳光,看着我日渐趋近小麦肤色,我有了前所未有的epiphany (顿悟) :人生的美好即是如此。

 

 

这份采访稿时我在Candice工作的薰衣草田间的咖啡屋整理的。农场主热情地请我参观薰衣草田,笑脸盈盈地说: “This girl brings us positivity and passion, shine or rain. – 这个女孩把正能量和热情带给周围的人,风雨不改。”

忙碌的一周,如诗画的好景,自主笃定又奋进的阳光女孩。这便是Candice带给我的一切——似是这片薰衣草田,除了芳香还是芳香,花海和小麦肤色相映成趣,毫不刻意。

2016-11-02T17:30:38-04:00